家族各版
最後發表:2014-06-11 16:59
最後發表:2017-03-16 14:06
最後發表:2017-12-07 17:00
最後發表:2014-03-06 11:34
最後發表:2016-04-21 10:53
最後發表:2019-04-12 13:53
最後發表:2018-04-11 12:26
最後發表:2017-10-05 17:04
最後發表:2014-04-23 14:09
最後發表:2018-01-05 12:47
最後發表:2010-06-09 01:34
最後發表:2011-03-18 13:03
最後發表:2011-03-08 17:45
最後發表:2010-07-10 09:13
最後發表:2010-05-11 17:19
最後發表:2015-01-11 22:34
最後發表:2013-05-30 12:25
最後發表:2013-11-01 15:45

    回列表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上一頁︱下一頁︱第1頁︱共 0 篇回應
主題:《享受一個人的生活》第一章札記
elijah 發表於:11-28-2014 22:54

                                                                                                                  作者:瀨木 研



於是,《享受一個人的生活》理所當然地變成了一本爭議的書。

人類,做為一種群聚的生物,一個人生活絕非天性,但一個人的生活在失去真理、情感物化的後現代,變成了形勢比人強的情勢,超時工作所帶來的客觀時空限制,使得許多人在工作之餘已沒有多少時間渡過團體生活;而高度3C產品的使用,更進一步的使人失去了僅存不多的互動額度。

   北川義則所提出的想法或許可以視為一個人生活的基本面。筆者在幼年曾經歷過艱困的家庭與學校生活,在那樣的時空中,想著「活下去」是最真實不過的信念。而針對文中許多比較誇張的譬喻,那是由日本具有獨特危機感的文化而來針對形勢做出最壞的打算,我們可以在許多日本的電影中看到這種情況(像《二十世紀少年》提出的集題宗教團體運動、《死亡筆記本》以書寫定人生死、《鋼之鍊金術師》中因看見真理而失去身體的設定),這樣「再壞也不會比這個更糟糕了」;換言之,寂靜清寥的日本文化講求的是「減法」的哲學,在看清現實的情勢後,冷靜地接受現實,並且尋求活下去的生存之道。

     北川所提出的一個人生活哲學或許不是最好,卻能為在谷底之人如何回天提供了初步的立基:暸解情勢。他清楚地指出了在不知如何放置身心的狀態下,如何做可以馬上「止血」,在這個基礎點上,階段性地恢復、建造更豐盛的人生-誠然,這個部份,是沒有基督信仰的北川所無法言說的,然而,真實的人生,必然從接受殘酷的現實開始,對呼喊著「我要活下去」的人而言,更是真切。

     《享》的著述因著其缺乏嚴謹辯證而易流於一家之言,此為其最大的弊病,但它真實的反映出存在於日本作品中所常出現的兩個共同命題:「生きる(活下去)」與「強くなる(變的強大)」。我們不能忘記日本是一個僅有森林而眾資源缺乏的國家,從資源的角度來看,她的基準點與伊索比亞、盧安達一屬的國家是相去不遠的。但這樣的國家可以在明治維新後,成為第一個脫離歐美列強不平等條約的東方國家,它的強大之道,對東方國家(尤其是臺灣這樣的小國)是有極高的參考價值。今日的日本家道中落,但自1868年明治維新推行以來至今,諾貝爾獎仍可見日本人登臺,我們可以知道,明治維新的力量,依然維持了近一百五十年的榮景。

     大體上而言,筆者對《享受一個人的生活》一書仍抱持肯定態度,它真實的指出一個驚慌失惜的靈魂如何看待自己的處境,並且從建設自己人生的內政開始,當國力充足,則可開闢人生的疆土。而世界上也從沒有哪一個人的成功之道可以完全複制成功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閱讀之人本應要有將知識個別化(indivisualization)的能力,這一點也是與獨立思考所相呼應的。

     《享受一個人的生活》的終極精神呼之喻出地描摩出日本動畫中常見的意象「自由(自在地飛翔)」。這意味著有許多非出於己意能選擇的人,可能是行動受拘、或社會上的非主流弱勢者無法見容於主流社群,也在必需學習一個人生活之列---如何在一個「入列不能」的情勢下使自己的生活朝向幸福指標邁進。不再巴望著別人施捨關懷,因為轉換人心境的絕不是外在的客觀環境,而是個人的主觀意識因一方面當然也是因為人的關懷是可遇不可求的;而轉化個人主觀意識之前的第一步,即是接受當下己身的現實情勢。

     身處於美國文化移植的臺灣基督徒(註:臺灣與東亞眾國家相比屬美化程度偏高),對於日本的文化有許多的不能理解(甚至是不能諒解),但是如果能夠同理其崛起背景,則自可以理解杭廷頓在《為什麼文化很重要》一書中所對民族性的定義:「民族性,指的是在特定時空的一個社群對其自然環境所做出的集體性反應」,而對於那些社會資源不甚優渥的人來說,日本的生命哲學與成功之道,許多時候,往往比過於夢幻、美麗的美國夢,來的更容易使他們接受並執行。

老子:「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道德經.四十》),道的作用是柔弱謙下的,而所有的建設與功業,都是從虛無之中開始。將自體的人生做為一個如宇宙般的系統來看,主體性的確立不是往他人的情感尋求,也不是從他人的肯定中尋求,主體性的肇始應起於心的"虛無"才能建立真正主體性的根基---而這裏的虛無指的是,真實地在真白的心靈世界面對自己的柔弱;如此,明白了自己屬於"弱者"的柔弱謙下之本質,才有可能邁向「反者道之動」的運轉模式:道的運行,是反覆循環的,是所謂「君子以自強不息」。林語堂謂《老子》為最接近基督之道的哲學,誠此謂也。

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解讀:君子、以自強,故不息。「一個人的生活」或為形勢所迫,但如能善用其棋勢,並以基督信仰之道做為主體概念核心,藉由教會的社群活動,平衡當代人際互動上的客觀限制,則可逆轉乾坤,另創新局。


註:臺灣史上九合一大選圓滿落幕,謹記之。






本文於11-29-2014 20:20 由 elijah 修改過。
上一頁︱下一頁︱第1頁︱共 0 篇回應
    回列表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